ABC3D by Marion Bataille

五月 3, 2008

 
Marion Bataille
17 juillet 1963
Naissance à Paris.
1983
Passionnée d’images et surtout de photo, elle étudie un an aux Beaux-Arts de Paris, où elle ne se sentira “jamais à l’aise”.
1984-88
Poursuit ses études à l’École supérieure des arts graphiques Penninghen, d’où elle sort diplômée au bout de quatre ans, avec l’impression d’avoir enfin “appris un métier”, celui de graphiste.
1989
Assistante photo en Angleterre. De retour à Paris, lors d’un stage à Télérama, elle s’initie au Macintosh (XPress, Illustrator et Photoshop), en potassant les manuels en dehors de ses heures de travail.
1996
Devenue graphiste free-lance, elle effectue un long remplacement à Télérama, où elle est chargée de faire travailler des illustrateurs. C’est le déclic : elle aussi peut se lancer dans l’illustration pure.
1996-2006
Marion Bataille réalise de nombreuses couvertures pour diverses maisons d’édition telles que Mille et une nuits, Folio, J’ai lu, Le Seuil, les éditions du Rouergue.
1999
Sortie du premier livre dont elle assure l’entière réalisation, Livre de lettres, chez Thierry Magnier.
2001
Illustre La poésie surréaliste, des éditions Dada, paru chez Mango Jeunesse.
2005
Sortie de Bruits, le deuxième livre dont elle est à la fois auteur et illustratrice.

这是来自法国的女设计师设计的一本含有二十六个字母的折叠书,相当不错.我在AMAZON上发现有得卖的,十三欧元,喜欢的朋友应该买上一本.相当值了.

Catherine Zask

一月 31, 2008

Catherine Zask est une graphiste et typographe, née à Paris en 1961. Issue de l’École supérieure d’arts graphiques (ESAG) en 1984, elle réalise l’identité visuelle de nombreuses organisations. Elle travaille comme graphiste freelance depuis 1986.
平面设计与字体设计师,1961年出生于巴黎. 1984年毕业于ESAG. 1986年起成为自己职业者, 为很多机构设计了视觉形象规范系统.


 
www.catherinezask.com/

Baseline

一月 28, 2008

再推荐一本英国的字体杂志Baseline, 内容也是相当不错, 经常是好几套专色印刷, 杂志手感觉非常好. 不过50英磅的价格, 薄薄的没多少页, 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所以还是在图书馆借阅算了.

 

Typo 捷克杂志

一月 27, 2008

Typography graphic design. visual communication
捷克一本关于自体设计的杂志,相当专业.


http://www.magtypo.cz

著名字体

一月 27, 2008

_Adrian Frutiger
Adrian Frutiger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字样设计师之一。他1928年出生与瑞士,早年经历过手工艺与排字的训练,之后他发表了题为《拉丁字母表的发展》(The Development of the Latin Alphabet)的论文,同时也奠定了他作为国际一流的字样设计师的地位。Avenir、Linotype Centennial、Frutiger、Icone、Meridien和Univers等一系列国际知名的字样都是由Adrian Frutiger设计的。在他超过40年的字样设计生涯中,Frutiger对字体设计的发展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无论是热金属制版,照相制版还是电子排版时期。

_Avenir
Avenir是由瑞士字体艺术家Adrian Frutiger在1988年设计的。这款字体是在非饰线字体Futura和Erbar的基础上设计的。Adrian Frutiger把它命名为Avenir(法语单词,意为”未来“),包含了对他的字体永不落时的一种希冀。当1988年Avenir被推向公众的时候,它就已经被认为是可以和当时最著名的Futura或者Avant Grade相提并论的一款杰出的字体。相较于其他字体机械化的结构,Avenir不拘泥于数字上的比例,而更注重视觉上的观感,被认为是更富有人性化的字体。

_Bodoni
Giambattista Bodoni (1740-1813)被称为出版印刷之王,他是一位多产的字体设计师,一个伟大的雕刻师,一位广为被他的时代所承认的印刷匠。在45年的职业生涯期间,他著书和进行字样设计,同时还担任着意大利帕尔马公爵的出版社的发行印刷指导。 他设计的字体被誉为现代(modern)主义风格最完美的体现。现代字体代表了十八世纪晚期十九早期的字体设计发展一种总结,其他类似的如法国的Didot(1689-1853)字系和德国的J. E. Walbaum (1768-1839)都反映了“现代风格”的不同面貌。尽管19世纪的一些批评家对这些字体不屑一顾,然而今天的Bodoni字体和当年他们诞生的时候相差无几。Bodoni字体给人以浪漫而优雅的感觉,用在标题和广告上更能增色不少。

_DIN
1970年,德国标准化委员会建议采用Neuzeit-Grotesk(Modern time-Grotesque)作为官方标志(如德国所有的)以及交通指示系统的标准字体。这种字体被重新命名为DIN,意为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德国工业标准研究所)全称的缩写。DIN字体同时也立刻成为德国印刷工业的标准字体。它被认为是一种简单实用的字样,没有什么异常和奇怪的地方,如同其他1920年代的字样一样,它反映了当时那个年代的社会思潮——’Form is Function’ (形式就是功能)。今天,因为它的通晓性和实用性,DIN有了让人愉悦和放心的口碑,无论是用在标志、杂志标题还是广告传单上。

_Firmin Didot
Didot家族在18至19世纪大约100年间活跃于字体设计领域。他们是印刷匠、出版商、字样设计师、发明家和知识分子。1800年左右,Didot家族拥有着法国最重要的印刷商店和字体工厂。印刷匠Pierre Didot在出版一份文件时,采用了他兄弟Firmin Didot设计的一种字体,也自此开创了Didot字体的独特面貌。Firmin Didot,1764年生于法国巴黎,1836年卒于Mesnic-sur-l’Estrée。

_Helvetica
Helvetica是世界上最著名和流行字样之一。它干净、清晰的字形领导了一股清楚、易懂而快速的阅读潮流。最初它被称为Haas Grotesk,是1957年由设计师Max Miedinger为Haas’sche Schriftgiesserei(瑞士的Haas字体公司)所设计的一款字体。1960年更名为Helvetica(近似于"Helvetia", 拉丁语中”瑞士“的意思)。经过多年的发展,Helvetica已经发展成一个包括各种不同磅值的混乱而庞大的字体家族。1983年,D. Stempel AG和Linotype公司一起重新设计并数字化了Helvetica,取名Neue Helvetica,建立了一个新的统一的字体家族。直到今天,原有的Helvetica家族包含了34种不同的字体磅值,而Neue Helvetica家族却有51种字体磅值。Helvetica字体家族已经成为很多数字印刷机和操作系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同时也成为了当代视觉文化中一个无法替代的指南针。

_Stone
1987年Adobe公司的Summer Stone和Bob Ishi合作设计了Stone字体家族。巧的是,Ishi在日语中也是石头的意思,这似乎同时暗喻了这款字体的两个设计者。这一家族包括三种字样:饰线体的、非饰线体的和一款非正式风格的。Stone字体具有很好的易读性,同时又给人现代而充满活力的感觉。

_Times
1931年,伦敦的《时代报》委托Stanley Morison和Monotype公司设计一种新的文本字体。这一委托缘起于Stanley Morison写文章抨击《时代报》印刷质量很差,同时采用的字体落后于时代。这一新的设计是由《时代报》广告部的Victor Lardent草绘,Stanley Morison完成的。Morison用了一个较老的Plantin字样作为他的设计基础,调整了易读性和字符间距(对于报纸来说字间距是寸土寸金的)。介于原先《时代报》使用的字体被称做“Times Old Roman”(时代旧罗曼体),Morison的设计便顺理成章地被称为“Times New Roman”(时代新罗曼体)。伦敦《时代报》在1932年的10月首次开始采用新设计的字体。一年之后,这一字体成为正式的商业销售字体。伦敦《时代报》在使用这款字体后,把自己的新闻印刷水平也相应地提高于其他报纸。优质的更白的底纸配上Times New Roman字体夸张和锐利的饰线,创造出了一种使人眼前一亮和现代的印象。1972年Walter Tracy为伦敦《时代报》设计了Times Europa。Times Europa是一个更强健的版本,它是为了适应报纸印刷业更快出版和更便宜纸张的最新需求。在美国,Times字体家族从1940年代开始在杂志和书籍中广为使用。由于它的广泛适用性和可读性,Times开始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字体之一。同时由于它已经是大多数电脑和数字印刷机的标准字体,它开始成为全球熟知的办公字体。

资料来源:ww.linotype.com
翻译: colourphilosophy 转自http://colourphilosophy.spaces.live.com/

非饰线字样简史

一月 27, 2008

San Serif(无饰线):一种字母末端没有短线装饰线的字体。也被称为grotesque(荒唐的),lineal(线性的)或者gothic(野蛮的,哥特的)。典型的非饰线字样没有开始或者结束的笔画,所有起承转合的笔画,看起来也都是一样粗细的。

从80年代早期发端的小苗时至今日的参天大树,数不胜数的非饰线字样通过PostScript和OpenType技术被数字化和再设计,继续焕发着新的生命。这其中最著名的有:Neue Helvetica,Linotype Syntax,Frutiger Next,Optima Nova和Avenir Next。加上后起之秀如Tetria,Ambigue,Fedra,Textra和Noa,一个非饰线字体的时代来临了。

大写的非饰线体最早出现于公元前460至前430年的古希腊伯里克利时代的雕塑和碑刻中,在埃及的希腊风格时期,也常常出现在寺院的颁令、墓碑石和出土的陶罐绘纹上,最著名体现这一风格的,是刻有五十四行古希腊大写字母的罗塞塔铭文(Rosetta Stone)。公元前三世纪的古罗马书写体系中也包含非饰线体风格。从东西罗马帝国时期,到公元后十五世纪,大写的非饰线字样一直被应用于许愿、圣餐和祈祷等宗教活动中。他们也出现在硬币图案、蜡封图章、大奖章、墓碑石和建筑立面的雕刻上。

十八世纪早期,欧洲出现了如古文书学和考古学这样的新兴学科,他们着眼于对过去历史的发现,却影响了欧洲当时的文化。这种影响首先反映在了手写体的复古,之后波及至了印刷行业。1780年,深受传统熏陶的英国建筑师、泥瓦匠和工程师们,不论是设计图,结构说明书还是工程制图,都开始采用经典的、理性主义的非饰线大写字母印刷。

伴随着工业化和随之而来的理性主义社会理想的觉醒,非饰线体字样开始了它的回归之旅。有技术感、严谨而又自然的非饰线体十分适合做品牌的LOGO,用钢板加工的大尺度标牌现代而又不失细节之美,同时方便快速而高质量地印刷宣传文件。“工业化的艺术”,概括了这一阶段非饰线体的发展状况。

1796年,Alois Senefelder在慕尼黑发明了平板印刷术,这一发明大大促进了非饰线体在科技文献和工业刊物中的应用。

1800年左右,非饰线体在英国被应用于住宅、商店和酒馆的门牌号上。1816年,为了满足对于技术图书和制图出版物日益高涨的需求,伦敦铸字翻沙工William Caslon四世,设计了的一个28点(28-point)的非饰线大写字母表,并将之应用于平版印刷,取名叫“双行埃及式英语”(Two-Line English Egyptian),以迎合当时社会上对埃及的狂热追求。当然,这款字体起初并未引起多大的关注。

1832年伦敦印刷和铸字工Vincent Figgins,创造了一种有三种变体的非饰线大写字样,称为“双行初级非饰线”(Two-Line Great Primer Sans-Serif)。他是第一个使用“sans serif”来命名自己字体的人,sans借用的是法语单词,意思是“没有”。1835年,William Thorowgood出版了第一套非饰线小写字体,名为“七行荒唐”(Seven Lines Grotesque),于是“grotesque”(荒唐)这个词一夜间成了所有非饰线体的称呼,因为对于当时的读者来说,非饰线这种字体看起来真的是既荒唐又奇怪。

随着非饰线体的逐渐被接受,它主要被使用在广告和科技出版物上。到19世纪中叶,在德国出现了很多新的非饰线字样,具代表性的有:Bücher Grotesk, Liliput Grotesk(一个只有4-point缩简版本)和French Grotesk。

1880年左右,德国印刷商、东方学者Ferdinand Theinhardt接到柏林普鲁士皇家科学院的委托,为其设计了4种磅值的Royal Grotesk(皇家非饰线)字样。这一行动也标志着主流社会对于非饰线体的认同。

1908年,Hermann Berthold接手了Theinhardt的柏林字体公司。1918年,随着普鲁士君主政体的瓦解,Royal Grotesk(皇家非饰线)被改名为Akzidenz Grotesk Condensed,并入了Akzidenz非饰线体家族。

1900至1910年间,美国字体商Morris Fuller Benton开发出了许多美式的非饰线字体,或者称为“gothic”(野蛮的,哥特的)字体,如Franklin Gothic (1902),Alternate Gothic (1903)和New Gothic (1908)。稍后在1916年,英国的Edward Johnston为伦敦地铁指示系统设计了著名的Underground Railway非饰线体。这一早期的设计尝试在以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英国设计师Eric Gill在1928年设计的Gill Sans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Edward Johnston的影子。

20年代,德国年轻的字体设计师们受惠于未来主义、达达派和构成主义,对传统的“艺术与手工艺”和“新艺术”运动进行了批判,创造出了很多风格迥异的字样。伴随着一战后欧洲社会出现的紧张空气,出现了一股新现实主义的思潮。Karel Teige,El Lissitzky,Herbert Bayer,László Moholy-Nagy,Marcel Breuer,Jan Tschichold,Paul Renner和Kurt Schwitters开始实践并倡导着一种新的字体风格,它象征着锐意进取的新工业社会、社会意识的觉醒和全球化的理念。

1989年,德国广告设计师Otl Aicher描述了当年的情形,“那就好象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字体战争,一方是有着新思想的非饰线体拥护者,另一方则是那些支持传统字体的老古董们。这场战争延至今日(指1989年),仍闻得到火药味。”

20和30年代的社会精神催生了“结构主义”的诞生,进而影响到了德国字体设计的几何性风格。除了包豪斯之外,非饰线体佳作也屡见于别的学校。 1922年,Cologne’s Werkschule设计学校的Jakbo Erbar设计了Erbar Grotesk,其元素全部来自于两种几何图形:圆和直线。这一字体的简化版影响了后来Paul Renner设计的Futura(1928)。在同一时期,Rudolf Koch为奥芬巴赫的Klingspor字体公司设计了Kabel,这是一种即使在行文中,也具有强烈表现性的非饰线字体,被Adrian Frutiger称为其后所有非饰线字体的“原形”(prototype)。

1937年,法国,A.M. Cassandre和Charles Peignot为Harper’s Bazaar设计了Peignot字样。这是一款对于罗曼-安塞尔字体致敬的作品。它令人感觉奢侈,并优雅地混合了等尺寸的大小写字母,只是在其后几年中,为了适应印刷字母盘,稍有改动。1937年,出现了一款类似的字体Simplex,设计师是Dutchman Sjoerd Hendrik de Roos。

纳粹政府的抬头以及随之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给正在进行中的欧洲字体革命来了一个戛然而至。非饰线体的发展被迫转移到了中立的瑞士。1943年, Haas字体公司接手了1912年Ludwig Wagner设计的Moderne Grostesk,重命名为Normale Grostesk。这一举动产生了连锁效应:人们对19世纪巴塞尔和苏黎士艺术学院设计的非饰线字体进行了重新审视和发掘。严格的设计原则开始主导着一股非对称的设计思潮,许多看不见的线条制肘与平衡着从单个词语到整体页面的各个结构与元素。

60年代早期,对早期非饰线字体的回顾仍在继续。1957年Konrad F. Bauer设计了Folio,Walter Baum复兴了1867年Breiten Grotesk,受1880年莱比锡Schelter Grotesk字体的影响,Max Miedinger1958年设计了Helvetica。另一边,1957年Univers出版,Adrian Frutiger创造的这一款字体,无论在风格还是美学上,和传统的非饰线字体相去甚远。经过1997年的修订后,Univers成为了世界范围内主导的字体之一。

意大利人Aldo Novarese创造了两种特别的非饰线:Microgramma (1952)和Eurostile (1962)。它们考究的直角和椭圆形元素准确无误地象征着新电视媒体时代,并由此取得了国际性的成功。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62年由 Frenchman Roger Excoffon设计的Antique Olive,虽然有别于传统的非饰线字体,不论整体还是细节透着原创性和优雅,但它却再现出经典非饰线体的那种纯净的美感。

战后的德国,设计师Anton Stankowski,Max Bill和Otl Aicher以及乌尔姆设计学院接过了包豪斯的衣钵,继续着前辈干净、理性的构成主义字体设计传统,直到1980年代。Günter Gerhard Lange为Berthold AG设计了一系列的33 Akzidenz Grotesk字体,从1958年的AG Extra到2001年的AG Super Italic。

作为非饰线字体上的创举,Adrian Frutiger在1976年设计的semi-serif Frutiger值得一提。这款字体原是由巴黎戴高乐机场委托设计,用来作为机场内部指示系统的,之后被Linotype接手,发展成了一个庞大的字体家族。


此书在巴黎Saint Germain des près La La Hune 二楼有售,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买上一本,本人觉得超值.

原文出自《SANS SERIF》by CEE W. DE JONG, 2006 Thames & Hudson
翻译: colourphilosophy 转自
http://colourphilosophy.spaces.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