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1) Studio2

四月 28, 2008

Studio R2 由 Lizá Defossez Ramalho 和 Artur Rebelo 两人组成,也算是夫妻档工作室了.工作室成立于1995年,位于葡萄牙的布尔图市.Lizá Defossez Ramalho毕业于布尔图市美术学院,而Artur Rebelo则毕业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美术学院.两人都是AGI的成员.

这次应该是第二次见Artur Rebelo了.第一次见她,是07年在法国中部城市Echirolle.当时有一个关于九个世界女设计师的展览,她便是其中的一位.展览前还和她一起做了一个为期四天的Workshop,不过我和她分的并不是同一组.当时印象并不太深,只知道她操着流利的法语.这次葡萄牙的旅行,路经布尔图,当然不能错过她的工作室了.

他们的工作室位于布尔图郊区的一片安静的居民区中,并不是很好找.
一幢小小两层小屋,外表与普通住宅没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并没有标识指明这是一家设计工作室.

 

屋子里面空间也并不大,但从陈列来看,应该也是活比较多的.工作室共有六名成员,其中五名是设计师.


 
得了不少国际大奖

Lizá Defossez Ramalho 和 Artur Rebelo 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给我们展示了很多他们的作品,包括为里斯本当代艺术中心做的导视系统,布尔图音乐厅的海报等等...Lizá Defossez Ramalho试着用法语和我们交谈,不过他的法语实在是太差,时不时的需要一旁的Artur Rebelo给于帮助.



 

晚上在他们两人的陪同下去了布尔图很有名的薰鱼一条街,吃了美美的一顿特色海鲜餐.

他们工作室的网站 http://www.r2design.pt

M/M paris

二月 15, 2008

Ils sont deux graphistes. Michael Amzalag ( né en 1968 ) et Mathias Augustyniak ( né en 1967 ) ont fondé le studio M/M en 1992. Michqel Amzalag a étudié à l’E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arts décoratifs à Paris, et Mathias Augustyniak au Royal College of Arts à Londres.

今天路过蓬皮杜中心,进去看了一下M/M Paris的展览.熟悉设计行业的朋友都知道,MM是现在世界比较出名的年轻一代设计工作室.由Michael Amzalag 和 Mathias Augustyniak两位平面设计师于1992年创办.前者毕业于巴黎国立高等装饰学院,也算是我的学长了.后者毕业于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M/M Pairs 海报作品作品下载

Ruedi Baur

二月 13, 2008

Ruedi Baur,我们的导师,导视系统专家.研究人与空间之间的关系,并在两者之间建立一种视觉语言.79年毕业于德国墨尼黑艺术学院,毕业后与Michael Baviera (他的老师)及Peter Vetter, 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gral concept的设计公司.他做了很多大型项目,比如蓬皮杜艺术中心,科隆机场,法国国家电影资料馆,国际大学城等.

Cinémathèque de Paris 法国电影资料馆

 


 

Identité visuelle et signalétique du Centre Pompidou 法国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视觉形象系统及导行系统


 

Système d’orientation du domaine national de Chambord 国家自然公园指示系统

 

Signalétique de l’aéroport de Köln-Bonn 德国科隆机场指示系统





 

个人推荐买一本他的作品集,在Amazon 上只买差不多三十多美元左右.相当厚,484页,还是值得收藏的.

第一次知道徐冰,是他1987年的作品"天书". 它们是由艺术家手工刻制的四千多个活字版编排印刷而成,但这些书物所构成的“文字空间”包括艺术家本人在内是没有人可以读懂的。这些字极为考究的制作工序,使人们难以相信这些精美的“典籍”居然读不出任何内容。即吸引又阻截着人们的阅读欲望。艺术家希望通过这件作品向人们提示一种对文化的警觉。

记得去年在德国的斯图加特美术馆,看到了一个装置艺术作品名为"地书",当时我就被艺术家独特的想法所深深的吸引.我找到作品旁小标签上面的艺术家名字,徐冰两字在一次留在了我的脑海中.艺术家各种渠道收集, 整理世界各地的标识. 并研究数学, 化学, 物理, 制图, 乐图, 舞谱,商标等专门领域已经相对成熟的表达符号.然后把这些大家已经熟悉的符号被成一名语言.读者不管是哪种文化背景,只要他是被卷入当代生活的人, 就可以读懂这本书.试想一下,如果把这种系统设计成一种地图终端,当我们身处异国他乡,在这此终端用我们自己的语言输入问题,电脑能以一种全世界人都能读懂的语言加以回答,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